常见问题欢迎来到东南论文网,权威的代写毕业论文、代写代发论文,论文发表平台,服务论文行业十二年,专业为您提供毕业论文代写服务
点击咨询毛老师  点击咨询李老师  点击咨询王老师
范文期刊如找不到所需论文资料、期刊 请您在此搜索查找
 
您当前的位置:代写毕业论文 > 法律论文 >

刑事错案纠正机制探究———以刑事再审程序的改革为视角

发布时间:2017-11-21
  【内容摘要】无论一个国家的法治如何健全,刑事错案的发生是不可避免的.随着一系列典型错案浮出水面,各界都对如何防范刑事错案给予了强烈的关注.但如何纠正现存的刑事错案,没有引起众多的重视.从 2012 年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可窥一斑,对刑事错案的纠正少有法律制度的建树.而这种刑事再审法律机制失灵甚至缺失,导致刑事错案纠正呈异常化状态.通过深究刑事错案纠错难的原因,探索建立具有长效法律机制的刑事错案纠正再审程序.
 
  【关键词】刑事错案;再审程序;异地复查;异地审理

  近几年来,刑事错案成为广受关注的话题.据媒体所曝光的一系列社会关注度较高的刑事错案,纵观其纠错过程,纠错时间长,纠错难度大.如生命被定格在 18 岁的呼格吉勒图强奸杀人案经其父母9 年不间断的申诉,蒙冤九泉18 年后终获得无罪判决;胥敬祥抢劫案历时 7 年,服刑 13 年的罪名终被检察院撤回起诉,做不起诉处理;念斌投放危险物质案历时8 年,被告人4 次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福建高法终以宣判无罪结案;聂树斌强奸杀人案历时 11 年,终审宣判无罪.类似刑事错案,限于篇幅,不一一列举.这些案件共同的特性之一就是刑事错案平反耗时漫长,纠正之艰难超乎想象.正义姗姗来迟且如此艰难.
 
  任何国家,不论法治多么健全,都不可能杜绝冤案.以美国为例,从 1995 年到 2009 年底,美国各州通过各种途径发现并纠正的刑事错案就有 242 起.[1]纵观我国近年来的这些错案,不难发现我国刑事再审程序并未能充分发挥其有错必究的应有预期功能.深究刑事错案纠错难的原因,探寻刑事错案纠正机制,改造刑事再审程序,以期达到社会公平和司法公正.
 
  一、刑事再审程序未能有效发挥其有错必究的应有功能

       (一)刑事申诉难,刑事再审程序启动何其艰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 241 条规定,"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可以向人民法院或者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但是不能停止判决、裁定的执行."依据这个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均有权管辖刑事申诉,但在具体实践中,存在双方对申诉案件都有权管但谁都不管不想管,司法机关不作为,甚至互相推诿,同时还存在申诉立案审查行政化的问题,导致申诉者享有申诉权但却难以叩开错案纠正之门,启动再审复查程序.如聂树斌案(以下简称聂案),河北省高法拒绝给聂树斌的母亲下发聂树斌案判决书,又以被告人家属没有判决书为由,拒绝受理她的申诉,来自原判案者的不断阻挠,曾一度导致该案陷入司法僵局.
 
  (二)原审人民法院再审纠错难.人民法院作为刑事错案利益相关方,很难主动纠正错误,靠部门自觉是很难实现司法正义.近几年来影响广泛的刑事错案,其中有"亡者归来"这种极为罕见偶然类型的,大多纠错迅速及时.如佘祥林杀妻案,已服刑 11 年的佘祥林在亡者归来 16 天被宣告无罪.又如赵作海杀人案,已服刑11 年赵作海在亡者归来8 天被宣告无罪.但还有一些案例,如"真凶再现"或证据不足类型的,甚至是"亡者归来"这种类型的,人民法院再审纠错历时漫长.如滕兴善杀人碎尸案,亡者已经归来,对于如此明显的错误判决,法院自亡者归来 12 年后才判决已经被执行死刑的滕兴善无罪.再如聂案,河北省高法自 2007 年 11月收到最高人民法院给被告人家属的回函,"根据分级负责处理申诉案件的规定,申诉材料函转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处理,请与该院联系."但该院复查该案一直无果,没有实质性进展.再如胥敬祥案,该案经周口地区检察分院无罪抗诉,周口市中级法院指令鹿邑县法院再审.鹿邑县法院裁定"维持原判".胥敬祥提出上诉,周口市中级法院终审维持原判.河南省检察院向河南省高级法院提出无罪抗诉.
 
  河南省高法裁定发回鹿邑县法院重新审理.这显然陷入司法怪圈.迫不得已,河南省高检指令鹿邑县检察院申请撤回起诉.
 
  (三)律师介入刑事再审程序缺乏规范指引.刑诉法审判监督程序中对律师如何介入刑事再审程序,如何开展律师工作,基本没有规定,甚至都没有出现"律师"这个词汇.仅有的法律规定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 371 条:"申诉可以委托律师代为进行."但律师如何进行刑事再审工作,再无下文.再审程序中,律师的会见权、阅卷权等都没有法律明文规定.而且刑事再审立案属于人民法院的内部未公开化程序,再审中法院、检察院书面行政化审查色彩浓,律师很难介入.
 
  二、探索构建具有长效法律机制的错案纠正再审程序

        迟到的正义终究仍是正义,这正义来之不易,为此各方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故要深刻地反思程序运行中存在的问题,打开症结,以实现公平正义,使正义不再迟到.
 
  (一)采取多种措施,破解刑事再审程序启动难.
 
  1. 建立人民法院受理刑事申诉案件的异地复查制度.刑事再审复查是否可以采用异地指定的方式开展,刑诉法对此未作出规定.但司法实践已有此做法.如聂案,自2007 年河北省高院接受受害人申诉以来一直没有结果(其间,河北高院请求最高法指定另一个高院来开展案件的再审复查,确认本案是否需要提起再审),至 2014 年 12 月,最高法指定山东省高院异地复查此案,聂案才出现转机,得以进入实质性再审程序,聂案开创了刑事诉讼再审异地复查的先河.申诉是法律赋予当事人的权利,也是作出生效裁判法院的义务,但基于各种利害关系,有义务做出复查的法院不愿启动复查程序,异地复查制度打破了地方保护主义,维护复查结果的司法公信力,更能彰显司法公平正义.目前异地复查只是司法实践特例,并未能上升到法律制度层面,可以建立起"异地复查"的法律机制,并使之规范化,这也体现了任何人不能做自己案件的裁判者的法律基本原则.
 
  2. 加强检察机关的刑事再审抗诉法律监督职能,破解刑事申诉难.检察机关作为法律监督机关,应当充分发挥人民检察院在刑事申诉中的监督职能.最高人民检察院 2014 年4 月 29 日实施的《人民检察院复查刑事申诉案件规定》,是该规定实施 16 年来首次修改.主要强化对申诉权的保障,加强了检察机关在刑事申诉中的法律监督职能.刑事再审提起的主体有法院内部自我监督或检察院抗诉,刑事申诉不能必然引起刑事再审程序.法院和检察院主动自查发现错案在现实中是极为罕见的,基本是基于接受刑事申诉后进行审查而后确定是否启动再审程序.在目前诉讼资源相对有限的条件下,实行刑事申诉案件立案登记制度是不切实际的.而人民法院受到自行主动启动再审权的合理性质疑(法院应遵循不告不理的基本原则),即便是受理刑事申诉,受到错案责任追究、地方保护主义等各种阻力,自我纠错难.故此检察院作为法律监督机关,可充分发挥刑事再审抗诉职能,破解申诉难.
 
  3. 确立重大、疑难复杂的刑事申诉案件公开听证制度,以确定是否有必要提起再审程序.在刑事申诉公开听证中,各方通过辩论和交叉询问追求案件真实,在一定程度上能解决刑事申诉立案难、审查机制行政化的问题,体现阳光司法,裨益颇多.对于人民检察院受理的刑事申诉,2014 年实施的《人民检察院复查刑事申诉案件规定》第 4 条:"人民检察院复查刑事申诉案件,根据办案工作需要,可以采取公开听证、公开示证、公开论证和公开答复等形式,进行公开审查."《人民检察院刑事申诉案件公开审查程序规定》第 21 条对听证程序等作了详细的规定.人民检察院在开展刑事申诉公开听证方面,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对于人民法院受理的刑事申诉开展公开听证,聂案开了先河,做了有益的探索.山东省高法举行了持续了 11 个小时的听证会,由山东高院合议庭成员、山东省人民检察院检察官、聂案的申诉人、代理律师、原承办案件相关单位的代表、社会力量人员(专家学者、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法院监督员、妇女代表、基层群众代表)参加,异地复查法院采取"背靠背"方式听取案件承办人的汇报和申诉人的申诉,又讯问了听证人员意见,在对证据进行全案审查的基础上,以确定案件是否可提起再审.这一举措获得了社会各界的普遍认同和称赞,这是法院开展刑事申诉听证的一次成功试水,对刑事申诉听证的制度化提供了良好的司法实践依据.[2]
 
  (二)针对原审人民法院再审纠错难,贯彻落实再审异地审理制度.在司法实践中,通过审监程序提起再审的案件,除了少部分是上级法院提审的外,其余的案件绝大多数都是由原审法院予以审理.刑诉法第 244 条规定:"上级人民法院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的,应当指令原审人民法院以外的下级人民法院审理;由原审人民法院审理更为适宜的,也可以指令原审人民法院审理".但原审人民法院基于各种利益关系,重重阻力,难以有所作为,更难以保证公正性.建立异地再审的制度,由原审法院以外的法院进行审理更能得到客观公正的结果.[3]
 
  如聂案,最高法对山东省高法的复查意见进行了审查,作出再审决定,决定提审,并指定最高院第二巡回法庭审理本案.再如马乐案,最高检抗诉,最高法第一巡回法庭审理此案,改判马乐有期徒刑三年.再如海南的陈满故意杀人、放火案,最高检对陈满故意杀人、放火申诉案向最高法提出抗诉,最高法指令浙江省高法再审.异地管辖原则的贯彻落实使得再审审理更加客观和公正,同时也在很大程序上减轻原审法院的工作压力.
 
  (三)建立律师介入刑事再审程序规范.法律依据的缺失使律师很难介入刑事再审程序,可喜的是,司法实践已有先例可循.在聂案中,最高法责成山东高院根据复查工作进展情况通知律师阅卷,依法保障律师阅卷、提出代理申诉意见等诉讼权利.律师以专业化法律人的思维方式审查事实、证据和法律问题,这种参与,会使再审复查和审理结果的公信力大大提高.法院对当事人权利的重视,允许律师介入刑事再审,实际是将律师视为维护正义的同盟军,不失为防止错案导致终身追究的预防措施.现实个案实际运行中律师介入刑事再审,已经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将这个制度明文规定,并明确律师的相应权利及操作规程规范化,更好地发挥律师在错案纠正中的作用.如何使冤假错案得以昭雪,不能仅靠有关部门的自觉,更需要完善的法律制度来保障.让法律的问题回归法律,唯有在科学与勇气面前,正义才永远不会缺席.
 
  【参考文献】
 
  [1]何家弘. 美国刑事错案一[J]. 法制资讯. 2011,5
  [2]陈卫东,赵恒. 刑事申诉听证制度研究[J]. 法学杂志,2016,1
  [3]毛煜焕,陈腾峰. 刑事申诉异地审查的制度化研究[J]. 人民司法,2016,28.

上一篇:中国行政公益诉讼的法理检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论文